图片 22

山寨抄袭,那么法律上是怎么定义抄袭的呢

Posted by

最近,巨鸟多多工作室接连不断的搞出了一系列大动作:3月14日,宣布和龙源网络合作推出正式手游,并开放预约;3月17日,发布《我们对所有“山寨抄袭”说不!》的微博文章,高高举起声讨山寨游戏的大旗;3月18日,在媒体采访中表示,不会改变玩法。

游戏玩法版权之争再起硝烟 抄袭与借鉴的界限在哪?

可以说,如今自走棋的火热势头颇像当年的吃鸡,笔者记得在2017年随着吃鸡的火热,国内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吃鸡风波,在当时不仅仅腾讯,网易这样的传统大厂,一系列不知名的小厂商也加入了进来,短短一时间市面上充斥着无数吃鸡类的游戏。这样的情况直到腾讯拿下正版授权,并推出两款大家熟知的手游后才得以缓解。但2018年4月份的时候,蓝洞一纸诉状认为网易侵权,再次把吃鸡版权的事情推到了风口浪尖。

人类的本质是复读机,文学作品、艺术作品、影视作品之间的抄袭还是借鉴的争论便成了永恒的话题。当然,游戏作品也不例外。

那么玩法机制的借鉴到底是不是抄袭,该怎么去界定?

如何定义抄袭与借鉴?

《DOTA2》是否抄袭了《英雄联盟》

讨论作品之间是抄袭还是借鉴时,我们经常会以作品是否有自己的创新,借鉴了多少来判断作品是否抄袭。有创新相似的内容少可以算借鉴;没创新相似的内容多那就是抄袭了。这是我们主观的判断,那么法律上是怎么定义抄袭的呢?

在3月17日,巨鸟多多发布《我们对所有“山寨抄袭”说不!》的微博文章,声明称:

什么是抄袭?什么是借鉴?

巨鸟多多工作室拥有《自走棋》游戏的商标,玩法,数值,代码等知识产权(角色,音乐,音效等知识产权归属美国Valve公司),我们反对一切抄袭山寨的“自走棋产品”。

从法律的角度来说,判定抄袭有两个标准:

《自走棋》的流行也需要感谢所有游戏直播平台和主播的共同推广。巨鸟多多工作室希望所有游戏直播平台也加入到打击“山寨”产品的行列,今后禁止一切“山寨自走棋产品”的直播内容,其中包括《魔兽争霸官方对战平台》在内的其他平台的“山寨自走棋产品”,共同维护行业健康有序的发展。

第一,被剽窃的作品是否依法受《著作权法》保护;

巨鸟多多

第二,剽窃者使用他人作品是否超出了“适当引用”的范围。

可以在文章中看出,巨鸟多多工作室鲜明的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自走棋玩法是我们原创的,其他抄袭自走棋玩法的,未经我们授权的就是抄袭的。

这是从宏观的角度来讲,要细说的话将会涉及很多法律知识,但从上面这两个标准来看,如果是游戏公司制作的游戏,那肯定是受《著作权法》保护的,那么怎么证明抄袭方是超出“适当引用”的范围了呢?范围的限定是怎么认定的?世界各国的法律各有不同,下面来看看几个案例。

玩法抄袭到底算不算抄袭,在这里不如看一看其他的例子。

谁才是正版?

现在大家熟知的《英雄联盟》《DOTA2》被我们称之为MOBA游戏,关于这两款游戏哪款孰优孰劣也一直有着争论,但MOBA游戏玩法是从哪里来的,这个玩法最早可以追溯到1998年。当年,《星际争霸》发行,暴雪并在游戏中绑定了地图编辑器。利用这款地图编辑器,当时有一位叫做Aeon64的玩家制作出一张名为Aeon
Of
Strife的自定义地图,在这个自定义地图中,玩家们可以控制一个英雄单位与电脑控制的地方团队进行作战,地图有3条兵线,并且连接双方主基地,获胜的目标就是摧毁对方主基地。

《绝地求生》&《荒野行动》

图片 1

2019年3月26日,《绝地求生》开发商PUBG Corporation(以下简称PUBG
Corp.)和网易就版权问题达成和解,结束了长达一年的“吃鸡”官司。事情的起因可以追溯到2018年4月,PUBG
Corp.向美国北加利福尼亚州法院提出诉讼申请,控告网易手游《荒野行动》和《终结者2》侵害游戏著作权,称网易旗下的这两部手游作品在整体外观、建筑风格、服装武器设计以及音效、玩法等方面都抄袭了《绝地求生》,并给出了对比图片(地图、平底锅武器、“今晚吃鸡”的口号等)。网易方面则表示《荒野行动》和《终结者2》是他们创新的内容,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将会对此维权。

到了2003年,Eul利用《魔兽争霸》里的地图编辑器创作了叫做Defense of
theAncients的地图,之后Dota不断变得完善,而其他类MOBA的地图如澄海3C也出现了。即便在当时,这些游戏受众远没有现在这么广泛,也远没有进入全民MOBA的时代,但这个玩法也基本确定了下来。

图片 2

直到2009年拳头公司推出《英雄联盟》,MOBA这种玩法才可以说和大家见面。之后的历史大家想必也熟悉了,《DOTA2》《300英雄》《风暴英雄》《王者荣耀》各种MOBA游戏不断的出现,直到现在也会有新的作品问世。

这个案件的结果上文已经说了,PUBG
Corp.和网易达成了和解,具体如何和解的细节我们不得而知,但这次维权官司可以说没有赢家,至少从结果来看没有。尽管PUBG
Corp.似乎给出了强有力的证据能证明网易手游抄袭了《绝地求生》,并表示网易犯下不公平或欺诈性的商业行为,但网易方面及时作出了回应,称PUBG
Corp.是想要垄断“大逃杀”游戏并以此阻碍其他公司进行合理的商业竞争,这次控告就是“无耻的尝试”。在看似铁证如山的形势下,PUBG
Corp.还是选择了和网易和解,看来对于这场官司还是缺乏底气,由于网易还抛出了PUBG
Corp.想要垄断“吃鸡”市场的观点,可能更让PUBG Corp.更感到信心不足。

好了,请各位玩家回答《DOTA2》是否抄袭了《英雄联盟》,或者《英雄联盟》有没有抄袭《DOTA2》。再或者是《英雄联盟》和《DOTA2》是否抄袭了Aeon
Of Strife呢?

图片 3

图片 4

《刀塔自走棋》&《 09自走棋》

同样的道理,拿最近几年火热的吃鸡来说,蓝洞在吃鸡玩法上只能算是后来者,如果蓝洞起诉网易抄袭成立的话,那《H1Z1》就有理由起诉蓝洞侵犯版权了。同样的,《APEX英雄》有点像是《守望先锋》和《绝地求生》的组合,那EA就要面临被暴雪和蓝洞两家公司起诉嘛?显然事情不能这么理解。

前段时间,关于“正版自走棋”的事也闹得沸沸扬扬。2019年3月17日,《刀塔自走棋》制作组巨鸟多多工作室在微博发表长文《对所有“山寨抄袭”说不》,谴责著名的DOTA选手“酒神”伍声在游戏直播中直播了其自制的War3版本“09自走棋”,并将禁止伍声继续直播《DOTA2游廊自走棋》,之后的赛事也不会邀请他。文中巨鸟多多工作室还称自己拥有《自走棋》游戏的商标,玩法,数值,代码等知识产权,反对一切抄袭山寨的“自走棋产品”,最后还表示当小团队面对“大厂搬运”的天堑如何求存,希望找到一条出路。

退一万步讲,《刀塔自走棋》本身也不能算是开创者,只能算是把这个玩法发扬光大而已,即便要维权,也轮不到巨鸟多多。在《魔兽争霸3》中,2014年“战三国小嗨犬”就开发出了《战三国》,其中玩法和《刀塔自走棋》别无二致,只不过是《魔兽争霸3》用户少而《DOTA2》用户现在更多而已。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被扭曲的版权观念

文章可以说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但文章一经发布,就引来了电竞老男孩“毒奶色”黄旭东的吐槽。“毒奶色”表示游戏玩法不可能有版权,如果玩法有版权,市面上99%的游戏都会死。未来市面上会出现无数款自走棋类型的游戏,最终拼的还是游戏质量和细节,所谓的“正版自走棋”的称号没用。更有网友吐槽巨鸟多多是世界起源,质疑《刀塔自走棋》的玩法来自另一款名叫《战三国》的游戏。

就笔者看来,《刀塔自走棋》发布的这篇维护自己版权的背后折射的是一种长久以来被国内盗版和山寨侵犯怕了被扭曲的版权观念。

图片 8

比如,在2017年10月24日,国产STG游戏《愤怒军团》的开发商惊叫盒游戏发布了一条微博,该微博控诉3DM发布了《愤怒军团》的破解版,并要求3DM下架并删除盗版资源。

本是一次“正义”的维权,却失去了舆论的支持。网友抛开“09自走棋”与《刀塔自走棋》的相似性,转而抨击巨鸟多多工作室以“正版自走棋”自居来独占“自走棋”玩法的做派,称其吃相难看。

图片 9

图片 10

《愤怒军团》是惊叫盒游戏历时5年做出来的一款STG游戏,在不久之前登陆了Steam,作为一款STG游戏,它拥有相当不错的游戏素质,并在Steam上获得了为数不少的好评,但由于STG这种游戏类型在近些年来并不走俏,同时缺乏一些可以用于夸大营销的所为亮点,这款游戏最后卖得并不是十分理想,不曾想该游戏的破解资源竟在3DM上出现了。

《DOTA》&《LOL》

该评论使该事件迅速发酵,不仅知名大V宿菲菲参与了针对这个评论的互怼,更惊动了一个拥有蓝V认证的3DM汉化组在微博上参与了这场论斗。这个微博号发布的一条微博尤其引人注目:

《DOTA》和《LOL》同为MOBA游戏,但玩这两款游戏的玩家互相瞧不上,甚至产生了鄙视链。《DOTA》玩家视《DOTA》为MOBA游戏的鼻祖,觉得《LOL》抄袭了《DOTA》,而且难度还没《DOTA》高,是小学生玩的游戏。那么《DOTA》真的是MOBA游戏的鼻祖吗?《LOL》抄袭了《DOTA》吗?

图片 11

图片 12

同样的在2017年,心动网络发布长文公告,将针对部分网站对《ICEY》盗版破解的行为进行维权。公告中称,心动网络在《ICEY》安卓版上线几天后发现大量网站内出现了盗版《ICEY》的下载链接。而在心动网络对这些网站发出了律师函后,各大网站还是没有将盗版《ICEY》下架。特别是XX侠、XX助手和XX推公然的打起了游击战,在玩家们的积极反应和叮嘱下,依旧我行我素,继续上了又上。《ICEY》制作人Mark着实无奈,无从下手,而发行方心动网络迫切保护开发者与他的作品的决心,毅然决定起诉。对《ICEY》进行正式维权,对市场上的盗版破解《ICEY》手游进行打击。

MOBA游戏的全称是Multiplayer Online Battle Arena
Games,可以翻译成中文“多人在线竞技游戏”,最早不是源于《DOTA》,而是来自一张《星际争霸》自定义地图“Aeon
Of
Strife”,由一名叫作Aeon64的玩家制作。随后在2003年,一名叫作Eul的玩家受地图“Aeon
Of Strife”的启发,通过《魔兽争霸Ⅲ》的地图编辑器制作了自定义地图“Defense
of the Ancients”,很快《DOTA》便诞生了。

图片 13

图片 14

而这两件事件不过是显性的盗版问题,长期以来,国内版权市场和国外发达国家相比,有着较大的差距,在很多情况下,往往正版游戏开发商没有赚到多少钱,相反很多盗版游戏厂商却赚的盆满钵满的情况屡见不鲜。一般情况下在国内是一个游戏成功出现,大家一哄而上,结果是整个相同的游戏类型泛滥成灾,费尽心血的开发者成功毁于一旦。

Aeon Of Strife

举个例子,众所周知的换皮手游就是这样情况下的畸形产物。“换皮”指一款游戏的玩法、系统、数值体系都与另一款游戏相同或非常相似,但美术、文案、系统细节等外在表现不同。有些游戏虽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换皮”,但定位相同、核心玩法相似,就连营销风格都颇相近,单一类型的游戏趋向于同质化,几乎每款玩起来都让人感觉似曾相识。

图片 15

换皮手游的存在的领域实在太多,而且紧跟着时代的潮流,如果当下流行古装剧,宫斗剧,那么保不齐就会有新的几款古装手游出来,区别只是和前几年的主角换了个名字,换了点道具。

Defense of the Ancients

图片 16

众所周知,冰蛙是将《DOTA》发扬光大的地图制作者,而在冰蛙之前还有一位地图制作者,那就是“羊刀”(Steve
Guinsoo),称他为羊刀是因为冰蛙为了纪念Eul和Steve
Guinsoo对《DOTA》地图做出的贡献,用他们俩的名字命名了两把武器分别是Eul的神圣法杖和Guinsoo的邪恶镰刀,而“羊刀”后来加入了拳头公司(Riot
Games),制作了《英雄联盟》,所以说《DOTA》和《LOL》都有一个相同的制作人“羊刀”参与,而且《LOL》的游戏代码、美术UI设计都和《DOTA》不同,虽然同为MOBA游戏,但《LOL》在操作细节上也和《DOTA》不一样,举个简单的例子,《LOL》不能反补己方小兵。

虽然笔者不认同巨鸟多多垄断游戏玩法的方式,但是更不赞成国内厂商一哄而上,抢着注册《自走棋》商标的行为。早在上个月,自走棋还在升温之际,就有媒体通过国家知识产权局下属的中国商标网查询,以“自走棋”关键词检索可以发现共有30件商标,申请“自走棋”商标的公司共一共9家,其中不乏国内主要游戏大厂,如腾讯、网之易、畅游、电魂等上市游戏公司。

图片 17

可以说,在国内长期的盗版盛行,自走棋一火热就已经有无数模仿者蜂拥而至的情况下,巨鸟多多发布的这篇维护自己版权的公考折射出长久以来被国内盗版和山寨侵犯怕了被扭曲的版权观念。如果国内游戏厂商创新能力强,国家版权保护一直处于世界领先地位,正版开发者受到尊重还能获取利益,盗版游戏处于人人喊打状态,巨鸟多多也不至于这么快的声讨山寨问题,也难以猜测会如此迅速的推出手游版本。

“羊刀”Steve Guinsoo

结语

《绝地求生》&《H1Z1:杀戮之王》

古人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孟母三迁的故事大家也耳熟能详,可见环境本身对于人的塑造和影响。放在今天看,巨鸟多多工作室发布的这份公告也多半受到了当下国内游戏市场环境的影响。笔者不赞同巨鸟多多垄断游戏玩法,但也要提醒各位看官,如果国内游戏市场没有那么多的盗版问题,正版开发者的权益可以得到很好的保护,这样的事情会不会发生也是值得考量的。

《绝地求生》与《H1Z1:杀戮之王》之间的关系和《LOL》与《DOTA》之间的关系类似,《绝地求生》是游戏制作人Brendan
Greene和蓝洞公司(Bluehole, Inc.)合作制作的游戏,在此之前Brendan
Greene还参与制作了《武装突袭2》的大逃杀Mod和《H1Z1:杀戮之王》,这样的情况也就是同一游戏制作人制作的多款玩法相似的游戏

-END-

图片 18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例如《逆水寒自走棋》和《刀塔自走棋》,《第五人格》和《黎明杀机》,《CF》和《CS》,而《阿拉德之怒》和《地下城与勇士》的情况比较特殊。

《阿拉德之怒》&《地下城与勇士》

《阿拉德之怒》是一款高仿《地下城与勇士》的手游,从游戏的角色职业、装备名称、怪物形象、技能、地图、图标、描述等都和《地下城与勇士》高度相似,并以“地下城与勇士手游”、“史上最接近DNF的游戏”在各大平台宣传,误导玩家以为《阿拉德之怒》是《地下城与勇士》的手游版,腾讯以《阿拉德之怒》手游侵害《地下城与勇士》的游戏著作权,并构成不正当竞争为由向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起诉,而法院对此案件的裁定是《阿拉德之怒》手游借《地下城与勇士》的知名度进行恶意宣传,给玩家造成混淆,责令其立即停止运营该游戏。

图片 19

地下城与勇士

图片 20

阿拉德之怒

从这个案件可以看到,《阿拉德之怒》从玩法到美术UI设计都和《地下城与勇士》高度相似,甚至在宣传过程中利用《地下城与勇士》的知名度误导玩家,而且玩家还在游戏里“氪金”了,这对腾讯的《地下城与勇士》已经构成了侵权并造成了实质性的伤害,所以腾讯胜诉了。

结论

第一,从上面的案例我们或多或少可以总结出一些结论,游戏玩法没有版权似乎在游戏圈内已经达成了共识,但在法律上,游戏的数值代码、美术UI、知识产权与专利是受到保护的。如果两个游戏之间玩法类似,但数值代码、美术UI不同,也没有侵犯对方的知识产权和专利,那应当就不构成剽窃,就像《DOTA》和《LOL》,《绝地求生》和《H1Z1:杀戮之王》。

第二,而从《绝地求生》和《荒野行动》的案例可以看出,哪怕玩法和美术UI高度相似,但当谈及垄断和不正当竞争后,案件也就变得复杂和难以判断了。

第三,像《阿拉德之怒》手游这样既抄袭《地下城与勇士》玩法、美术UI,还在宣传上侵犯原作知识产权和专利的,那就构成了侵权和不正当竞争,将受到法律的制裁。

游戏间的相互借鉴还将继续

抄袭可耻,但就像“毒奶色”黄旭东吐槽巨鸟多多工作室时提出的疑问“FPS到底谁是正版?RTS还做不做了?吃鸡类型只能留一款?市面上MOBA类型还有谁?”游戏间的相互借鉴还在继续,也将会继续下去,在“大逃杀”火热后,老牌的射击游戏《使命召唤》、《战地》纷纷在自己的新作中加入了“大逃杀”模式,育碧新作《全境封锁2》也推出了自己的“大逃杀”模式“逃出罗斯福”。而有传言称依靠“大逃杀”模式火了的《堡垒之夜》也在向“吃鸡后起之秀”《APEX英雄》学习复活机制。

图片 21

图片 22

游戏间良性的相互借鉴是玩家们喜闻乐见的,但粗暴的抄袭是玩家们不愿意看到。虽然人类的本质是复读机,但还是希望以后的游戏能多一点创新,不要简单的复制粘贴吧。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